首页>中国与世界

中欧投资协定将激发互利合作的更大潜能

2021-02-18 16:13:00 【关闭】 【打印】

  经过7年多达35轮漫长而艰苦的谈判,中国与欧盟终于在2020年末完成了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定,不仅为中欧双方拓展双边互利合作创造了巨大的空间,更为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了难得的利好消息。目前,协议文本正在进行审核和翻译,后续经双方批准后将正式生效。有观点认为,中欧选择这样一个时机达成协议,背后具有深层次的地缘政治考量,将给中欧盟美国的三边互动关系带来冲击,特别是给新上任的拜登政府联合盟友共同在经贸问题上对华施压制造困难。然而,中欧投资协定的初衷是维护自由开放的多边经贸合作体系、深挖中欧互惠互利合作潜能,不仅将使中欧双方获益,而且也将促进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给国际社会其他成员带来平等的合作机会。 

当地时间2020年12月30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出席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视频会议

 

  修复美欧关系更多取决于彼此的利益平衡

 

  在当今的国际变局下中欧完成投资协定谈判,这一重大的战略举措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地缘政治上的连锁反应。例如,有观点认为,中欧选择在美国政府换届期间达成协议,从欧洲的角度看,体现了其对特朗普执政期间跨大西洋关系严重下滑的失望,欲强调欧盟在制定政策时的独立性与自主性;从中国的角度看,体现了对特朗普一再在经贸领域无理打压中国的反击,欲利用美国的盟友来制衡美国的贸易霸凌主义。 

 

  在一些地缘政治学者看来,对于旨在重塑同盟体系、希望在经贸议题上联合盟友共同采取对华强硬政策的拜登政府而言,中欧投资协定这步先手棋,让美国措手不及,失去了主动权。华盛顿智库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的联合主任加尔·勒夫特就认为,欧盟此举是故意试图利用美国的权力真空,在美国的政府过渡期内缔结中欧之间的协议,可以确保即将卸任的特朗普政府没有时间惩罚布鲁塞尔,而新上任的拜登政府也没有机会介入。这表明,尽管欧盟对中国的行为和政策也一定程度感到担忧,但它希望继续做个独立参与者,而不愿被拖入美中权力斗争。 

 

  实际上,上述分析并没有抓住美欧关系下滑的根本原因,而试图以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来重拾跨大西洋伙伴之间的团结,并不会使美欧真正恢复昔日的战略互信,处理中美之间的经贸争端,同样不应该延续对抗性的思维。 

 

  长期以来,美国虽然将欧洲视为重要伙伴,但从“亚太再平衡”到“印太战略”的推出,美国一直在将本国的战略重心向亚洲倾斜,欧洲在美国全球战略布局中的地位,虽不能说不重要,却也一直在边缘化。更重要的是,欧洲作为美国的盟友,始终无法拥有平等的谈判地位,其诉求得不到美国充分的尊重和及时的回应。因此,加强欧洲自主的声音,始终伴随着欧洲一体化的进程。 

 

  特朗普执政的4年时间里,美欧关系严重下滑,美国在贸易问题上对大西洋彼岸的盟友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使欧盟充满了愤怒和怨念。有一种看法认为,在特朗普政府不断推动中美经济脱钩的同时,包括德国在内的一些美国的欧洲盟友也在不断推动其与美国的战略脱钩。 

 

  引发德国与美国矛盾的一个重要问题在于耗资达116亿美元的“北-2”天然气管线。这是以德国为代表的部分欧洲国家寻求与俄罗斯加强能源合作,促进自身能源供给多元化的重要基础设施,而美国一再对该项目横加干涉、屡加制裁,其表面上为了维护欧洲的能源安全,实际上只是意在扩大美国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并持续打压俄罗斯。总之,美国的所作所为尽是为了自身的战略利益。在这一点上,德国不惧美国的威胁,坚定推进该项目,美欧的裂痕进一步加深。再加上美国退出伊核全面协议、《巴黎气候协定》等一系列奉行“美国优先”而诋毁多边机制之举,令欧洲不再认同美国对西方世界的领导。换言之,美国与欧洲之间的利益冲突加剧、美国不断自损战略信誉,是近年来美欧关系下滑、美同盟体系愈发松散的根本原因。 

 

  与特朗普相对,在总统竞选期间,拜登团队就将重新恢复美国与盟国和伙伴国家之间的紧密联系,重新加入多边组织和协定,强化美国在国际上的领导地位作为未来外交政策的重要纲领。在拜登赢得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后,欧盟领导人第一时间送上热烈的祝贺,可谓意味深长。然而,即使拜登政府非常重视与欧盟之间的关系,要恢复美欧之间的战略互信也并非易事。而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世界经济急需复苏的动力,美欧都需要中国的消费市场来扩大出口以拉动经济增长。在这个时候,选择在经贸上对华发出消极的信号,并非明智之举。 

 

  在这方面,也许拜登政府应该多听听前美国政府官员们的看法。例如,美国财政部前官员杜大伟就曾对特朗普政府施压盟友同中国经济脱钩的策略表示质疑。他认为,“与美国相比,美国的盟友对与中国进行经济脱钩并不那么感兴趣。如果这些盟友仍与中国保持接触,那么美国进行的脱钩将使我们孤立,并加强中国的相对地位。”他还表示,“即使美国成功地将中国赶出世界经济和国际机构,中国也可能会创造出替代性机构,许多发展中国家会发现与中国合作符合它们自身的利益,因此,我们会重新建立冷战时期的那种集团。” 

 

  显然,美国想要寻求恢复与欧盟的传统友好关系,应当认真解决的问题不是如何渲染外部威胁,寻找共同的敌人,而是照顾欧盟的利益关切,寻求在利益平衡的基础上修复双方受损的战略互信。否则,即使美欧加强联手在经贸问题上对华施压,也难以消除美欧之间兄弟阋墙的隔阂。 

 

  中欧投资协定为世界经济复苏提供动力

 

  2020年是中国同欧盟建交45周年,中欧在既有各种合作机制的基础上,又新建立了环境气候与数字领域两个高层对话机制,旨在共同打造中欧绿色合作、数字合作伙伴关系,显示了中欧战略伙伴关系的与时俱进。作为欧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非常希望扩大在欧盟国家的投资,但是近年来以所谓国家安全利益为由加强对外国投资审查,成为一种国际趋势,而欧盟国家在中国的投资和对华出口,也希望中国能开放更大的市场。在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的大力推动和协调下,中欧终于完成了临门一脚,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 

 

  在同欧方领导人的视频连线会议中,习近平主席表示,中欧达成投资协定展现了中方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决心和信心。这一协定将有力拉动后疫情时期世界经济复苏,增强国际社会对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信心,为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作出中欧两大市场的重要贡献。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则表示,该协定将为欧盟投资者提供前所未有的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使欧盟的企业得以成长和创造就业机会。根据这一协定,中国将在电信、金融、汽车、生物技术等领域扩大对欧盟企业的开放,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而欧盟也将更加公平地对待来自中国的投资,保障中国企业的利益。对达成协议功不可没的德国政府认为,这是一项重大进展,这是与中国在市场准入和其他问题上达成的最雄心勃勃的协定,而这项投资协定在国际商业也与其他协议兼容。 

 

  学术界对于中欧投资协定也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将其视为中国改革开放新的里程碑。例如,华盛顿中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苏拉布·古普塔认为,从地缘经济、地缘政治以及广泛的经济角度看,这是中国自签署《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议定书》以来最重要的经济协议。今后,它将作为中国在改革开放第二阶段签署的最具经济意义的文件而被人们铭记。 

 

  当然,一份投资协定并不可能解决中欧之间全部的经贸问题,但是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瓦尔季斯·东布罗夫斯基斯就表示,这项协定不能解决与中国有关的所有挑战,但是该协定让中国作出重要的承诺。在这一协定正式生效后,相信中欧双方就会择机推进中欧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而这也是中国扩大商签自由贸易协定的重要步骤之一,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建立“中日韩自贸区”同样在中国的战略规划之中。 

 

2020年,全球经济下滑的幅度达到5.2%,令人触目惊心,而这也是二战结束以来的最大降幅。但在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各经济体都造成重大冲击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却逆势增长了2.3%,不仅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正增长,更强力支撑着全球贸易的发展,尤其对于德国汽车业而言,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更是对其不可或缺。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均预测,2021年中国经济有望实现8%左右的高速增长,这无疑对于欧盟和全世界的经济复苏而言都是重大利好消息。待中欧投资协定的正式生效,双方也将激发出互利合作的更大潜能。 

 

  张旭东 同济大学全球治理与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博士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