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图文新闻

这个“三级跳”,甜!

2020-06-17 08:20:00 【关闭】 【打印】

 

 

天山以南,昆仑山以北

是为南疆

夹于大漠和大山之间

终年干旱少雨

涝坝水、苦咸水

曾让这里的人们贫病交加却又无力舍弃

当地群众病在“水”上,穷在“水”上,也盼在“水”上

 

  这是新疆伽师县干部职工工资条上的特殊一栏——保健费,每个月9元,当地人称之为“苦水费”(6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杏黄麦熟时节

随着最后1.53万人喝上“放心水”

新疆全面实现饮水安全

南疆千万人口在水与沙、甜与苦的战斗中

取得了历史性胜利

 

  这是新疆和田地区和田县布扎克村一处废弃的涝坝(5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涝坝千年使命的终结

源于国家对南疆地区“苦水”的宣战

1994年10月

随着和田县布扎克乡布扎克村第一眼深水井开钻

新疆大规模农牧区改水工程拉开序幕

新疆用3年时间结束了人畜共饮涝坝水的历史

 

  在新疆喀什地区城乡供水总水厂里,工作人员检查清水池工作情况(6月8日摄)。这些安全水将通过近112公里的主管道直达伽师县,供应当地居民用水。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

国家不断加大对新疆农村饮水工程建设投入

越来越多的现代化、规模化水厂

分布在沙漠绿洲大小乡村

水厂、水站与水井交织成网

清水潺潺

流向塔克拉玛干沙漠村庄

流向昆仑山牧区

流向帕米尔高原乡村

以日进寸功的顽强

实现了历史性巨变

 

  在新疆喀什老城的“百年茶馆”,游客和当地茶客边品茶边休闲(5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从涝坝水到地下水,从地下水到清洁水

各族居民饮用水实现“三级跳”

成为华夏神州告别贫困的见证

 

点击链接,阅读详版:

别了,“苦水”! 

 

文字记者:关俏俏、赵戈、张钟凯、张啸诚

视频记者:关俏俏、赵戈、张钟凯、张啸诚 

新媒体编辑:谭慧婷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